沃森医学

柳叶刀:宫颈癌负担最重的国家可能在2120年消除该疾病

分类:
沃森医学
作者:
H
来源:
柳叶刀
2020/03/16 14:14

《柳叶刀》(The Lancet)近期发表的两项模型模拟研究称,未来100年,可在78个中低收入国家预防7400余万例宫颈癌发病及6000余万例宫颈癌死亡,并在负担最重的78个国家消除该疾病。第一项研究建模预估了引入或提升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接种覆盖率,或高覆盖率的疫苗结合1次、2次宫颈癌筛查,在消除宫颈癌新发病例方面可能取得的进展。第二项研究在模型中纳入癌症治疗及其他参数,分析了疫苗接种、宫颈癌筛查与癌症治疗对减少宫颈癌死亡的影响。这两项研究均在78个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中进行。


 


宫颈癌是中低收入国家中第二常见的癌症,也是42个中低收入国家s中导致女性死亡的最常见癌症。在高收入国家,接种疫苗预防HPV,显著改善了女性宫颈癌预防的前景,但大多数中低收入国家的HPV疫苗覆盖率和宫颈癌筛查率仍然很低。2018年,全世界宫颈癌新发病例57万,88%出现在低收入、中低收入或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宫颈癌死亡31.1万例,91%发生在这三类国家中。


 

 

高收入国家与中低收入国家在宫颈癌负担上的差距促使WHO在2018年呼吁全球采取行动消除被作为公共卫生问题的宫颈癌。WHO制订了宫颈癌在公共卫生层面上的消除阈值(即年发病率降至每10万女性中有4例以下),并起草了战略措施促使各国步入正轨以实现消除宫颈癌这一目标。这一战略为2030年设定了三大目标:疫苗接种覆盖率提升至90%;确保70%的女性一生中至少接受两次筛查(35岁和45岁左右各一次);确保90%被确诊的宫颈癌患者得到所需治疗。

 

为了确定上述措施是否可以实现消除宫颈癌的目标及宫颈癌消除战略在2030年后可能产生的影响,WHO成立了宫颈癌消除模型工作联盟(Cervical Cancer Elimination Modelling Consortium, CCEMC),包括加拿大的拉瓦尔大学(Laval University, Canada)、美国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 USA)、以及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癌症防治委员会(Cancer Council NSW, Australia)。这两项新的研究均由CCEMC的研究人员进行。

 

联合指导这两项研究,来自于加拿大拉瓦尔大学的Marc Brisson教授表示:“我们在落实WHO的三重干预措施的背景下,首次预估了可被预防的宫颈癌新发病例数及消除宫颈癌的时间。”他补充道:“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要在本世纪末消除宫颈癌,有必要同时实现HPV疫苗接种和宫颈癌筛查的高覆盖率,特别是在宫颈癌发病率最高的那些国家。”[1]

 

 

第一项模型模拟研究预估了不同情境、不同宫颈癌消除定义下,中低收入国家能否消除宫颈癌以及何时才能消除宫颈癌。模拟的情境分别是女孩接种HPV疫苗、疫苗接种并对35岁女性进行宫颈筛查、疫苗接种并对女性进行一生2次的宫颈癌筛查。

 

预测结果显示,仅接种疫苗一项措施,中低收入国家就可以在下个世纪减少89%的宫颈癌新发病例,即预防6000万宫颈癌病例。然而,按照WHO定义的宫颈癌消除阈值(每年每10万女性病例数≤4例),现今宫颈癌发病率超过25例/10万女性的国家,无法仅通过接种HPV疫苗达到消除宫颈癌的目标。例如,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仅有27%的国家可能消除宫颈癌。

 

如果在HPV疫苗接种的基础上,扩大终生两次宫颈癌筛查的规模,那么不仅100%的国家能够消除宫颈癌,宫颈癌病例数下降幅度将达到97%,到2120年可预防7400万例宫颈癌。这一措施还将使消除宫颈癌的目标加速11-31年实现。(Figure 1)

 

Figure 1: Dynamics of cervical cancer incidence after HPV vaccination and cervical screening

 

 

在第二项模型模拟研究中,作者分析了WHO所有三大策略对宫颈癌死亡的影响,模拟评估了加强癌症治疗覆盖、疫苗接种及宫颈癌筛查后的效果。预计在2020年,LMICs中每10万名女性就有约13人死于宫颈癌。到2030年,三大策略将会避免约30万死亡病例,死亡率降低34%。到2070年,该战略将可以避免1460万女性死于宫颈癌,死亡率降低92%。相比之下,仅接种疫苗则只能降低62%(480万死亡病例)的死亡率。到2120年,三大策略将会避免6200万女性死于宫颈癌,死亡率降低99%,而仅接种疫苗只能降低90%(4580万死亡病例)的死亡率。

 

联合指导这两项研究、来自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癌症防治委员会(Cancer Council NSW)和悉尼大学的 Karen Canfell教授表示:“我们的发现强调了在所有三个方面(疫苗、筛查和治疗)立即采取行动对抗宫颈癌的重要性。仅在10年内,宫颈癌致死率就有可能降低三分之一,而在下一个世纪,6000多万女性的生命将得以挽救。这体现出生活质量和挽救生命方面的巨大收获。”[1]

 

作者也强调了这两项研究的局限性。首先,来自中低收入国家的宫颈癌发病率、治疗和生存的数据质量都不理想,实际病例数和死亡数可能更高,因此消除宫颈癌所需的时间也许更长。另外,HIV感染会使女性在感染HPV后更容易罹患宫颈癌,但两项研究均未明确分析HIV感染与HPV感染的相互作用。因此,该研究可能高估了HPV疫苗接种在艾滋病高发国家中的影响。

 

尽管如此,研究团队仍然强调了模型研究方法的优势以及应用多种模型的重要性。联合指导这两项研究、来自哈佛大学的Jane Kim教授指出:“研究建立的三个独立模型呈现出非常一致的预测结果,提示如果能够成功实施世卫组织提出的战略措施,将会带来非常可观的健康收益。”

 

 

美国华盛顿大学的Vivien Tsu教授(没有参与这两项研究)在相关评论中写道:“这两篇论文提示,我们能够在降低难以承受却可以预防的宫颈癌疾病负担方面取得显著进展。我们现在需要做出艰难的选择确定下一步应该先做什么,是在现有基础上继续前行,还是为基本设施都缺乏的地区奠定基础,又或是落实适宜当地的防控计划,从而使我们迅速朝着使宫颈癌成为本应是罕见疾病的目标迈进。END

 

 

The first study was funded by WHO, UNDP, UN Population Fund, UNICEF–WHO–World Bank Special Program of Research, Development and Research Training in Human Reproduction, Canadian Institute of Health Research, Fonds de recherche du Québec – Santé, Compute Canada, and Australia’s 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It was conducted by researchers from the Cervical Cancer Elimination Modelling Consortium (CCEMC) (full list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The second study was funded by WHO, UN Development Program, UN Population Fund, UNICEF–WHO–World Bank Special Program of Research, Development and Research Training in Human Reproduction (HRP), Germany Federal Ministry of Health (Bundesministerium für Gesundheit), 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Australia, Centre for Research Excellence in Cervical Cancer Control, The Canadian Institute of Health Research, and the Fonds de recherche du Québec – Santé. It was conducted by researchers from the Cervical Cancer Elimination Modelling Consortium (CCEMC) (full list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1] Quote direct from author and cannot be found in the text of the Article.

 

题图:Copyright © Kieran Dodds/Panos

*中文翻译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文为准。

  • 联系电话:

    028-89547321

  • 邮箱:

    Jason@wosenhealth.com

  • 公司地址:

    成都市武侯区鹭岛路36号鹭岛国际广场

企业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成都沃森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蜀ICP备18024772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