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森医学

韩芳教授:睡觉“打呼”可能是病,严重时会致命!

分类:
沃森医学
作者:
H
来源:
2019/03/28 11:01

 

关注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关注睡眠医学。


 

受访专家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韩芳

文丨喃喃

来源丨医学界精神病学频道

 

 

人的一生大约有 1/3 的时间在睡眠中度过,像进食、饮水一样,睡眠也是人类不可或缺的基本生命活动之一。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及生活方式的改变,各种睡眠障碍性疾患日益成为一个突出的医疗及公共卫生问题而得到人们的关注。

 

事实上,睡眠不仅和我们的精神状况、神经功能有密切的关系,同时也和我们的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内分泌系统密切相关。

 

在2005 年出版的国际睡眠疾病分类中“睡不着、睡不醒、睡不好”为主要分类的疾病高达90 余种,其中最常见者如失眠、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在国人中的患病率均很高[1]


在国际上,经过30多年的发展,以睡眠疾病诊疗为主的一门新兴边缘交叉学科—睡眠医学已经形成并逐渐发展壮大1]

 

在刚刚过去的“世界睡眠日”,《医学界》采访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韩芳教授,韩教授在呼吸相关睡眠障碍方面进行了一些分享。

 

“在过去,确实有一些人误认为睡眠就是一个精神、神经方面的问题,但随着睡眠医学的发展,这种情况已经有所改变”韩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最常见也是大家最容易接触到的,就是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也即是俗话说的‘打呼噜’的问题。”

 

睡觉“打呼”可能是病,

严重或许会致命!


 

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是最为常见的一种慢性睡眠呼吸疾病,是指夜间睡眠时,7小时内口或鼻腔超过30次出现气流持续停止10秒以上,并伴有反复发生的间断睡眠低氧血症和睡眠结构紊乱。它能够引起深睡眠时间减少、睡眠质量下降、白天精力不足、记忆力、注意力下降、甚至认知功能障碍,同时引起自主神经功能调节失常、血流动力学异常,从而导致多系统器官损害[2]

 

韩教授告诉《医学界》:白天困倦明显、呼吸暂停的频率过高、更换姿势后依旧呼噜声不断以及睡眠中呼噜声特别响亮,都是非常危险的信号,也是临床医师在问诊中可以着重询问的症状。以往,鼾声如雷被大众视为“睡眠质量好”的象征,实际上,出现睡眠呼吸暂停的患者往往是睡眠质量较差的一群人。

 

“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的患者,其呼吸道就好像一个哨子,气流在通过狭窄的部分形成涡流,就会发出响声”韩教授生动地讲解了打呼噜地原因,并说明了其中隐藏地风险:“如果突然不打呼噜了,那可能患者的气道完全堵塞了,这种情况非常危险。”

 

韩教授还表示:很多呼吸暂停综合征的患者由于没有及时就诊,极易在睡眠过程(尤其是后半夜)中发生猝死

 

“打呼”这件事,

一些人应该格外警惕!


“饮酒人群、长时间处在过劳状态的人群、肥胖的人群以及高龄人群,都应该关注自己睡眠中的呼吸暂停问题”韩教授表示:“尤其是肥胖人群,很多人误以为肥胖是睡眠呼吸暂停的诱因,但实际上,睡眠呼吸暂停也会诱发肥胖。”

 

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在国外的人群中患病率为2%~4%[1],而据韩教授介绍,我国有近1/4的成年人存在睡眠呼吸暂停的情况,其中程度比较严重、需要接受治疗的有4%-5%,但是就诊率和治疗率都不高,这是为什么呢?

 

韩教授告诉《医学界》:大众目前还没有把打呼和疾病联想在一起,患者往往是以呼吸暂停综合征的并发症(如糖尿病、高血压等)作为主诉就诊。

 

“打呼”这么凶险,

该怎么治疗?


韩教授表示,目前大部分医院都能够对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进行明确诊断,在治疗中,应该首先明确患者发生呼吸暂停综合征的病因,首先针对病因进行干预。

 

目前常见的治疗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的方法主要有以下两种:

 

 

1. 佩戴无创呼吸机:无创呼吸机主要是通过持续的气道正压来保证患者的血氧饱和。和急诊的大型呼吸机不同,这种呼吸机可以由患者随身携带。

 

2. 手术治疗:针对患者呼吸道中增生的、导致阻塞的部位进行切除。

 

“临床医生在为患者进行治疗前,应该对患者的情况进行全面的评估,以确定最适合患者的治疗方式”韩教授补充道:“尤其佩戴无创呼吸机治疗的患者,更应该注意患者的个体差异,根据患者的情况来调整呼吸机的参数,才能起到治疗的效果。”

 

韩教授强调:对于首次佩戴无创呼吸机的话患者,必须由专科医生进行指导和调试,否则可能造成病情的加重和迁延。

 


睡眠医学——多学科交叉的新领域

 

睡眠医学是涉及多个学科的新领域,国外该领域的从业医师主要来源于呼吸、神经、精神、心理、耳鼻喉科、口腔科等[1]

 

韩教授告诉《医学界》:“睡眠医学的工作者是多学科协作的,睡眠医学的建设使得更多相关疾病能够在睡眠的基本规律的指导下进行诊断和治疗,所以睡眠医学的建设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方面,韩教授提到我国睡眠医学学科建设目前需要着力于人才培养和慢病管理的优化,这在国外已经由诸多实践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专家简介

 

 

 

韩芳,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睡眠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睡眠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睡眠研究会理事长,亚洲睡眠学会候任主席。中华医学会呼吸疾病分会睡眠学组副组长,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睡眠呼吸专委会主委。

 

Sleep and Breathing  副主编,《中华医学杂志》、《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等杂志的编委。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160篇,其中SCI收录60余篇。

 

主要研究方向为睡眠呼吸障碍的发病机理及发作性睡病的易感遗传基因,研究工作得到科技部973计划、国际合作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合重点项目、北京科技新星计划、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中德中心的资助。2017年获华夏医学科技奖,2016年获全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

 

参考文献:

[1] 韩芳. 加强对睡眠呼吸障碍的诊疗,促进我国睡眠医学的发展[J]. 四川医学, 2014(9):2-5.

[2]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睡眠呼吸疾病学组.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诊治指南(2011年修订版)[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2,35(1):9-12.

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OSAHS)是一种病因不明的睡眠呼吸疾病,临床表现有夜间睡眠打鼾伴呼吸暂停和白天嗜睡。由于呼吸暂停引起反复发作的夜间低氧和高碳酸血症,可导致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和脑血管疾病等并发症及交通事故,甚至出现夜间猝死。因此OSAHS是一种有潜在致死性的睡眠呼吸疾病。

病因

OSAHS的直接发病机制是上气道的狭窄和阻塞,但其发病并非简单的气道阻塞,实际是上气道塌陷,并伴有呼吸中枢神经调节因素障碍。引起上气道狭窄和阻塞的原因很多,包括鼻中隔弯曲、扁桃体肥大、软腭过长、下颌弓狭窄、下颌后缩畸形、颞下颌关节强直,少数情况下出现的两侧关节强直继发的小颌畸形,巨舌症,舌骨后移等。此外,肥胖、上气道组织黏液性水肿,以及口咽或下咽部肿瘤等也均可引起OSAHS。关于OSAHS的病因和发病机制,需进一步研究。

临床表现

1.打鼾

睡眠中打鼾是由于空气通过口咽部时使软腭振动引起。打鼾意味着气道有部分狭窄和阻塞,打鼾是OSAHS的特征性表现。这种打鼾和单纯打鼾不同,音量大,十分响亮;鼾声不规则,时而间断。

2.白天嗜睡

OSAHS患者表现为白天乏力或嗜睡。

3.睡眠中发生呼吸暂停

较重的患者常常夜间出现憋气,甚至突然坐起,大汗淋漓,有濒死感。

4.夜尿增多

夜间由于呼吸暂停导致夜尿增多,个别患者出现遗尿。

5.头痛

由于缺氧,患者出现晨起头痛

6.性格变化和其他系统并发症

包括脾气暴躁,智力和记忆力减退以及性功能障碍等,严重者可引起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和脑血管疾病。

检查

应了解上呼吸道阻塞情况及颅颌面发育是否异常,如下颌形态和位置,咬合情况以及口咽部、鼻咽部的情况等。

1.X线头影测量

间接了解气道阻塞部位,但不必要对所有OSAHS病人进行X线头影测量

2.多导睡眠监测

多导睡眠图监测仪(PSG)是诊断OSAHS最重要的方法,它不仅可判断疾病严重程度,还可全面评估患者的睡眠结构,睡眠中呼吸暂停,低氧情况,以及心电、血压的变化。某些情况下借助食道压检测,还可与中枢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相鉴别。单纯依靠患者描述的症状来诊断不够。每一位患者在治疗前、术前和术后,以及治疗后都至少应进行1次PSG检查。PSG检查应在睡眠呼吸实验室中进行至少7h的数据监测。PSG检测的项目包括脑电图、眼电图、颏肌电图、胫前肌电图、心电图、胸腹壁呼吸运动、口鼻气流以及血氧饱和度等。

3.鼻咽纤维镜检查

X线头影测量可在静态下对气道情况作出诊断,而鼻咽纤维镜则偏重于动态诊断。

 

  • 联系电话:

    028-89547321

  • 邮箱:

    Jason@wosenhealth.com

  • 公司地址:

    成都市武侯区鹭岛路36号鹭岛国际广场

企业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成都沃森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蜀ICP备18024772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